随笔

我尝试着很认真很认真的去梳理过去,通过日志、通过回忆,回忆我这四年的成长的历程。第一次打工挣的50元给寝室买老婆饼,结果因为回来得太晚而换成了蛋挞;第一次去挑战权威,结果被各种谈话,以至于我很长一段时间我怀疑自己的心里是不是有问题,最后找心理医生谈话而不了了之;第一次跟女生写情书,把自己都感动的不行,最后这份想一直珍藏的记忆也变得零星模糊了;一个人冬天的晚上跑到江边,被江风吹得冻了一晚上,又怕回去丢面子,最后第二天流了一天的鼻涕;第一次喝的大醉,还有那痛哭的流涕。。。

       零星的体验,最后回过头来,发现自己还是原地的来回,四处的张望,迷茫的眼神,自我否定的语言,渴望有人指点,而内心的不坚定,又让我来回的摆动,原来成长中我忽略了重要的一点点,一点点的总结。       有的人在每个阶段都是同龄中的骄傲者,他们先知先觉,很清晰眼前的事情对自己的重要性,哪怕是不那么清楚,他们也能很踏实的去完成。而有的走着走着就迷失了,患得患失、焦躁不安、后知后觉。也许我就算后者。        每一次的淡然,都是在与过去的我告别。我曾自嘲,就像是一个被推上舞台的小丑,还没想好怎么表演,演出就已经开始了,我一遍遍的告诉自己,我要演好这个角色。最可悲的是我高中,大学的日志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围绕考试的成绩,而衡量一件事情得标志也就是简简单单的失败和成功。        那些声嘶力竭的愤怒,也许很多人都忘了,有些我也忘了,忘不了的那些成为了记忆的疤痕,以一种残缺美的眼光来看,姑且可以得到一种自我安慰。炳晖,那次卖完报纸回来对你的怒吼,老爸,为去游泳而大声的吼叫。我实在是太不成熟了,以这么一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去回应一个很普通的问题。这些事情时常在我的脑海里回绕,满满的内疚。       以为生命中遇到的每一个人都能成为朋友,现在想来也觉得可笑,可笑自己对朋友的定义都没有弄明白,可笑自己的天真,新人的加入,一些人的退出,最后来来回回,身边能真正交的上心的其实就那么几个个。看来朋友真是一个比较高贵的词语,他需要经历时间的考验与维护。

       成长就是一个连续性的过程,伴随着你我的生命历程,掉队了不要怕,赶紧追上去,重要的是别稀里糊涂的就这样草草的结束这段历程。

记于2013年3月22日  北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