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化和肤浅

酒桌上,朋友不休的发表着观点。点头,微笑,附和着我的这个朋友,同时伴随着一种想早早结束的感觉。我很诧异我会有这种感觉,因为我喜欢热闹,喜欢群居,喜欢跟人交流我的想法,也愿意听别人的故事。但此刻的我非常排斥他说的的东西,因为我觉得他说的太肤浅了。神游之际,我想到,我之前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事情的时候,会不会也会让一些人觉得我好肤浅,他们会不会跟我现在一样只是礼貌性的附和,而心理想着早早的结束谈话呢?

        生活中,我们会看到各种“荒诞不经”的事情,比如说,某个同学在动物解剖实验的时候把一只兔子的肠子给弄出来看肠子的构成,很认真很认真的摆弄着。看到这,我们大致会觉得这是一个上进,怀有好奇心的孩子。我们再给它一个界定,这是一只已经死了很久的兔子。然后呢,它的肠子发着浓厚的臭味。你现在对这个做实验的孩子怎么想?我们再加一个限制,整个实验室就只有这一只兔子是死的,其他的同学做实验的兔子都是活的,而你就是这个实验室用活兔子做实验的那个,你又会怎么想?也许你会说这个学生真怪咖,他是怎么想的啊,他不觉的臭吗?或许此刻你说不出你的感受。

        一个孩子从一个环境到另一个环境中,总会表现出很多怪异的地方。具体点,比如一个农村的孩子进入了城市,第一次见到公交车,第一次见到晚上的霓虹灯表现出来的惊讶。如果你是一个久在这个城市的孩子,你会不会觉得这个外地来的孩子很土,很怪咖?

       也许你能对这样的孩子表示理解,也许你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局限性,或许你有过一段相似的经历。如果你不理解这种行为,也很正常,因为你现在看到的跟你平时所见到的不一样,而这种东西违背你习以为常的正常。

       没关系,我们都很想知道这个孩子是怎么想的。做实验的那个孩子会说,我只是想着看看兔子的肠子,没想到臭不臭,就像我干农活的时候一样不会觉得脏。那个第一次进入城市的孩子也许会说,这些真的很神奇啊,我第一次见到啊,就像久居城市的你第一次进入迪斯尼一样,一样不是会很兴奋呢?都是第一次接触到对我来说新鲜的东西,对我第一次看到的东西习以为常的你又有什么资格来对我表示不屑呢?

        讲到这我会习惯性的想到一个故事,一个长年呆在山洞里的一群人,他们背靠着洞口,每天他们都能看到从洞口投射到洞里面的各种影子,这群人很聪明,他们通过不断的观察和总结,对各种影子得出了规律性的判断,比如什么时候出现什么影子,他们为了方便交流,给出现的不同的影子起了不同的代号,日子就这样的继续。可是有一天,一个“神经质”人跑了出去,对,他跑出了山洞,他看到了太阳,他发现原来他们每天习以为常的东西原来只是影子,他兴奋不已,他回到他的山洞,告诉他的小伙伴,你们错了,不是,是我们一直都错了,原来我们看到的只是太阳的影子,我们应该走出去看看真实的世界。故事的结局呢,这个出洞子的人被打死了,他们不能忍受这样的一个人,来诋毁他们的价值观,他们要灭掉这个异己者。最后呢,不断有人偷偷的出去,直到很久以后……

        这个故事其实就是哥白尼的翻版,我们能从中看到很多的东西,比如说,这是一个开化后的人向一群没有开化的人挑战的故事。

        但是,生活中一直都是二元对立的,也存在另一个对立面。也许有人会说,你怎么就确定你就不是没有走出山洞的一分子,你又凭什么说别人是不开化?

        的确,如果我拿自己的价值观去衡量别人的价值观,拿大众的价值观来衡量少数“另类”的价值观,我也许会成为那个杀害看到太阳的人一份子。(有这样二元对立吗?哈哈)

        所以,我只能讲我的体会,我时常认为我是幸运的,在每个阶段,会遇到一些人来给我上一课,来教会我一些东西。当我看到有一些“另类”的时候,有的时候我是能看到自己曾经的影子的(哇塞,讲的这么沧桑似的),所以我习惯性的称这样的孩子为未开化,微生物里面有一个词语叫unculture。搞笑,你又凭什么说你现在就开化了呢。我对开化的理解正如我之前讲到的那个例子,这是一个不断进化的过程,见过公交的孩子会觉得没见过公交的孩子unclture,对迪斯尼习以为常的觉得没见过迪斯尼而表示惊叹的孩子unclture,这就是一个不段认知的过程。这个过程中主体是你,当你进入一个状态后,你会看到跟你之前有一样状态的很多人,而你现在无法清晰的看到你现在的状态。这就是我们不断需要反思的原因。

       肤浅其实是与开化共存的一个矛盾体,你开化了,你有可能就觉得之前无知和肤浅。当我们分享一个事情时,我发现别人的第一个评价往往反应他的的内心世界。比如,我们评价到A,说他很优雅,而另一个人马上补充到,你怎么没看到A的家庭条件呢?后者大多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外在的物资上面上,而说这话的人大多是对现状不满了,而不满的原因往往是推到外界,而不是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你的说话体现了你的观点,而你的观点又左右你的行为,是靠外界还是靠自己。

        这里面还有一个典型的例子,我也算是深有体会吧。这是去年十一在苏宁做短促的时候,一个阿姨跟我说的。当然,去体会这段话,也花了很长时间。当你去注意别人的时候怎么样怎么样的,其实就是在毁你自己……

写着写着,我想到了不停传达正能量的柳,充满正能量的刘莹……然后想到了一个阳光书屋里里面跟**谈跳出自己思维的框架。现在想想,就觉得自己肤浅。也不知道那个听我说话的他(她)是否当时会觉得我肤浅?

        一段时间,我就会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并不是我现在的看法有多么的高明,每一段时间,我们再审视之前说过的话的时候,都会觉得可笑,又有那么些可爱,因为我现在说的就是代表我现在想的,我想在的一个状态,你不能因为你会成长,会长大,就否决你在成长过程中的一个个unclture的过程。

2013年10月10日   成都

个人公众号,比较懒,很少更新,可以在上面提问题:

更多精彩,请移步公众号阅读:

Sam avatar
About Sam
专注生物信息 专注转化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