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孩

       “你是小熊,没有竹子吃了,只能吃树枝的小熊。”妹妹半开玩笑的说我。我也曾把自己比作一些象征性的物体,针对不同的对象,充当不同的角色,像箭,像风,像羔羊……但无论什么样的比方,都不能很好的概括出我来。甚至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困惑于我是什么,诉诸于朋友,褒贬不一,但他们都没能很好的解决我的困惑。寝室的哥们也直接或间接的告诉我“快乐就好”。不也这样吗?无论我是怒,是喜,是假,是真,是恨,是爱,我仍然是我自己。而我也时刻做出选择,领先或者落后,放弃或者坚强。当我不再去依据怎样做更像我时,一切的选择都释怀了。看得起,看不起,喜欢亦或不喜欢,我依旧是我。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