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2.4】FGF(FGFR)

打破肿瘤微环境的保护壁垒,是抗肿瘤药物开发的重要方向。FGFR抑制剂,近3年连续获FDA批准3个新药,获批适应症均为临床急需,迎来了开发道路上的多个里程碑。而从泛抑制剂到单一亚型药物的开发,临床在研品种十余个,又可见其潜力巨大。不难看出,FGFR绝对为当下肿瘤领域药物开发极热的靶点之一!

一、FGFR/靶点重要信息

肿瘤微环境重要的组成之一,即为肿瘤相关成纤维细胞;其与正常纤维细胞相比,是体积较大的纺锤形间充质细胞;活性受肿瘤细胞分泌的生长因子调控;同时,其自身还可以分泌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即FGF。

成纤维生长因子(fibroblast growth factor,FGF)家族:由22个配体组成,其中18个配体通过4个高度保守的跨膜酪氨酸激酶受体FGFR1-4发挥作用,配体与受体结合可促进受体二聚化,激活下游信号传导通路,如PLC-γ/Ca2+、RAS/MAPK、FRS2/PI3K/AKT及PLC-γ/PKC等通路。这些信号传导途径在多种生理过程如细胞增殖、分化、迁移和凋亡中均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分布方面:在鳞状非小细胞肺癌、乳腺癌及食道癌中观察到了FGFR1的扩增,在胃癌和乳腺癌中发现了FGFR2的扩增,在膀胱癌、子宫内膜癌和肺鳞状细胞癌中观察到FGFR的激活点突变,在多发性骨髓瘤中观察到易位、FGFR3的扩增和突变。

参考资料

个人公众号,比较懒,很少更新,可以在上面提问题,如果回复不及时,可发邮件给我: tiehan@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