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入职前

走出客车站那一刻,我知道苏州肯定不是我理想的城市,弥漫的灰尘、焦灼的空气。有很多理由说服自己去选择这家刚成立的公司,比如:软银的风投;人类基因组计划参与者、见证并参与illimina成长的大牛、千人计划者;我需要一个环境完成我从科研到转化医学的转型;一个充满挑战与危机的机会。我甚至也有很多理由让我拒绝这份工作:陌生的城市;未知的前途;不正规的管理;一切从头的友情。在有很多机会选择的时候,我不选择离家近点,不选择可能稍微安逸的大公司,不选择北京户口,不选择高薪,我想我脑子可能又抽风了。

Read More …

道道,诉给自己听

连续几天的火锅,几通电话,简单的几个短信,也能搞得我一把鼻涕一把泪,粗糙的外表下居然有这么温润的心啊。我知道我是一个不善“经营”(这个词有点俗了)关系的人,我不知道未来是否还能彼此无障碍的交心,但此刻,我知道,我们是没有失落的。

Read More …

开化和肤浅

酒桌上,朋友不休的发表着观点。点头,微笑,附和着我的这个朋友,同时伴随着一种想早早结束的感觉。我很诧异我会有这种感觉,因为我喜欢热闹,喜欢群居,喜欢跟人交流我的想法,也愿意听别人的故事。但此刻的我非常排斥他说的的东西,因为我觉得他说的太肤浅了。神游之际,我想到,我之前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事情的时候,会不会也会让一些人觉得我好肤浅,他们会不会跟我现在一样只是礼貌性的附和,而心理想着早早的结束谈话呢?

Read More …

随笔

我尝试着很认真很认真的去梳理过去,通过日志、通过回忆,回忆我这四年的成长的历程。第一次打工挣的50元给寝室买老婆饼,结果因为回来得太晚而换成了蛋挞;第一次去挑战权威,结果被各种谈话,以至于我很长一段时间我怀疑自己的心里是不是有问题,最后找心理医生谈话而不了了之;第一次跟女生写情书,把自己都感动的不行,最后这份想一直珍藏的记忆也变得零星模糊了;一个人冬天的晚上跑到江边,被江风吹得冻了一晚上,又怕回去丢面子,最后第二天流了一天的鼻涕;第一次喝的大醉,还有那痛哭的流涕。。。

Read More …

选择离开

越来越虚伪了! 习惯了隐藏真实的想法,适应了把对别人的不满用含蓄的语调说出来。习惯了用心去对待身边的人,适应了一次一次的被忽略。习惯了一个人的寂寞,适应了用喧嚣对抗外界的喧嚣。本来就是小草,又何必强求自己一定长成参天大树呢。想得太多,往往束缚了自己的行动。不想去伤害,所以选择了承受。世界依旧,为什么一定要按你想的而运转呢?抛去那些浮躁的喧哗,是否能听到内心的呼唤。我就是我,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那些华而不实的豪语,那些壮志凌云的志言,那些曾经的梦想,我且选择离开。不要那些奢华,也不要那些负担。眼前的,身边的,这就是我所拥有的。过去的依旧存在,将来的不知在哪,也不要奢求去做成一串珍珠,认真的去对待我现在所拥有的一颗珍珠。这就是将来,这也将成为过去。

Read More …